通讯

专业法医找《法医秦明》BUG 穿西装打领带? NO!

字号+ 作者:新华网 来源:新华网 2016-11-16 11:45 我要评论( )

14日,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区分局,法医张鹏雨正使用显微镜进行检验工作

  近日,侦查类剧情大热,一部《法医秦明》火爆网络,据说是国内首部法医类职业剧的《法医秦明》旨在向观众展示法医的工作状态,揭开了法医行业的神秘面纱。

  但剧中,法医秦明20多岁就在法医科做了科长,验尸竟然穿西装而不是白大褂,戴着手套还能到处拍照记录叉腰摸鼻子,出警开的竟然是凯迪拉克?满满的“槽点”令人不禁好奇,真实的“秦明们”到底是什么样子?现实中法医是否真的那么风光潇洒、百毒不侵?

  在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分局法医张鹏雨眼中,《法医秦明》只是一部偶像剧,有太多的细节与法医不符。这位成都市法医群体中的“四朵金花”之一,为我们讲述了真实的法医世界。

  专业法医找《法医秦明》BUG:

    ■穿西装打领带? NO!

  防护服是必不可少的。穿防护服是对自身和现场证据的保护。

  ■现场不戴口罩? NO!

  必须戴好口罩、手套,解剖需要穿戴全套防护服。

  ■摸完尸体到处摸? NO!

  手套被污染后哪里都不能摸,刘海只能请同事帮忙理,实在受不了了脱掉手套,整理完了重新换一副手套。

  穿西装工作? NO,大多数情况下穿警服或防护服

  和电视剧里一本正经地打好领带,甚至是一丝不苟的西装不一样,总是一身干练出勤服的张鹏雨在重大场合才会穿上常服,区分她和其他警种的,大概是工作时一身防护服、严严实实戴好的口罩、手套。

  “我们出现场平时就是穿警服,情况紧急的话也是方便活动的便装。”出生于1983年的张鹏雨毕业于四川大学法医系,今年已经从业8年有余,原本在重庆工作,后因家庭原因考入成都,成为成都市法医“四朵金花”之一。

  对于《法医秦明》中主角穿着西装工作的场景,张鹏雨直言不可能。“防护服是必不可少的。穿防护服是对自身的保护,也是对现场证据的保护。比如说在现场可能会有传染疾病、微生物细菌等,必须穿防护服保护自己,另一方面,不穿防护服而在现场遗留下含有DNA的物质,也是对现场物证的破坏。”

戴上手套后到处拍照? NO,戴手套后,连刘海掉下来都要同事帮忙整理

  对于电视剧中,法医秦明不戴口罩解剖尸体,或是戴上手套后拿着相机四处拍照的情况,张鹏雨也表示,这不太可能出现在法医的工作中。

  “尤其是解剖时,观察距离非常近,可能不到10厘米。”张鹏雨说,除了几张口罩都不能完全阻隔的尸臭味,还有刺激性气体,常常让眼睛都睁不开。

  张鹏雨说,现实中有部分老法医对一些中毒的特殊案例,会依靠灵敏的嗅觉辨别有毒物质,可能会短时间不戴口罩,但戴着手套四处拍照的行为,是不会发生的。“触碰过尸体的手套都被污染了,任何地方都不能触碰。”张鹏雨说,有时候刘海掉下来,都只能请同事帮忙整理。反复洗手,大概也是每个法医的“职业病”。

  电视剧中,分尸中的头骨人皮、解剖的细节画面让观众直呼“重口味”。而现实中,张鹏雨和同事们需要面对的现场,还有更加真实的、隔着屏幕体会不到的“味”。“死老鼠的味道有闻过吧?”张鹏雨说,高度腐败的味道,大概需要乘以200倍。

  开凯迪拉克赶赴现场? NO,法医没有那么潇洒

  电视剧中,法医秦明甚至开着凯迪拉克赶赴案发现场,现实中的法医真有那么潇洒?张鹏雨笑了,说了一个她刚入行时经历的故事。

  2008年,张鹏雨第一天工作报到,下午就跟着老法医出现场。“那个时候流行TVB《鉴证实录》,对这份职业还是比较有期待。”张鹏雨说,没想到,第一天就给了自己一个下马威。

  那是一个野外现场,村民在40米高悬崖下发现了一具男尸,到崖底得绕行另一条山路,因为人迹罕至,张鹏雨摔了好几跤,滚得一身泥。一行人硬是砍出一条路,用了1个多小时才到达崖底。拍照、初步鉴定后需要将尸体送至殡仪馆,工作人员不够,张鹏雨和同事只得轮流帮忙。“走出来用了2个小时,真是一边走一边想哭。”张鹏雨说,路远难走,腐败尸臭,都让她怀疑,自己当初怎么就选了这份工作。

  但几天后,通过对死者衣着、随身物品等的鉴定和走访,确定了死者是上山砍柴不慎摔下悬崖,家里已经着急地寻找了多天。“虽然他们很悲痛,但是一直对我们帮他们找到了父亲并且抬出了山崖表示很感激。”张鹏雨突然认识到,正是自己这份职业帮他们找到了父亲。

  法医又被誉为“尸语者”,天天和尸体打交道,怕不怕?张鹏雨说,也有过。

  那是刚工作不久,一具面部被砍多刀的无名男尸,需要将面目全非的面部缝合好后再进行图像恢复,以便寻找当事人身份。“除了怕,还有操作上的难题。”张鹏雨说,除了面部皮肤翻起需要整理平齐,被砍碎的颧骨需要用棉花一点点垫起,最大程度地还原。整整一个下午,张鹏雨一个人在操作间,手里不知道缝了多少针。

  侦查剧催生报考热? 女法医提醒:人生大事需要谨慎

  《法医秦明》的大热,和此前的引发“考古热”“律师热”一样,是否是引发报考法医专业的“热”?

  对此,张鹏雨认真地建议,选择专业是人生大事,不能因为一部电视剧或小说受影响,需要谨慎。张鹏雨就读的法医专业,全班50个同学,18个女生,现在还在从事法医行业的女生,不足一半。“目前对女法医的招考需求,并没有特别多。”盲目报考,即使能够毕业,也可能会面临转行。

  “不是说女生不适合做法医,”张鹏雨说,无论是工作业务,还是对这份职业的热爱,自己并不比男法医少。作为女法医和男法医的最大区别,大概是在检查尸体时,男法医能够轻松地翻动检查,女法医体力不够,有时候会有困难。

  生活中,张鹏雨的朋友圈很小,大家都能理解各自的工作。对4岁女儿就读的幼儿园里的其他家长,张鹏雨也不会主动提起自己是名法医,每次出任务,也只是对女儿说,妈妈是警察,要去抓坏人。

  “偶尔也会看些纪录片。”张鹏雨说,法医也需要不断学习进修,但对于《法医秦明》这类更具有偶像剧色彩的电视剧,张鹏雨表示没有看过。讲述真实法医的《法医秘档》,在网络上并不被更多的人关注,“点击率有没有电视剧百分之一哦?”张鹏雨笑着说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环球科技网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,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。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、名益权等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尽快妥善处理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