智能

张碧晨 不做侠女做侠客

字号+ 作者:北京晨报 来源:北京晨报 2016-11-16 12:39 我要评论( )

原标题:张碧晨 不做侠女做侠客

虽说华语流行乐坛新人辈出,但最近三四年里却是阳盛阴衰的局面,小鲜肉当道,女新人相对匮乏。两年前,天津女孩张碧晨在《中国好声音》的舞台上夺冠,至今仍是这档节目在五年里的唯一女冠军。两年后张碧晨的冠军光环渐渐消退,取而代之的是影视金曲小花的身份。今年12月,她又将带着新专辑站上北京工人体育馆的舞台。舞台上的张碧晨看上去文静有书卷气,同时因为在韩国做过练习生,又有着韩流时尚的独特气质,然而台下的她不爱穿裙子、不爱唱甜美的歌,喜欢下象棋迷上下围棋,还会帮人拧瓶盖。“我是线条很硬朗的、是刀状的,不是侠女,是侠客!”

不爱甜美 不爱裙装

张碧晨出道短短两年,却演唱了《青年医生》、《神犬小七》、《花千骨》、《王朝的女人·杨贵妃》、《年少轻狂》、《从天儿降》、《谎言西西里》、《微微一笑很倾城》、《诛仙青云志》等多部大热影视剧的歌曲,在作品数量和传唱度上远远超过一般新人。去年《花千骨》插曲《年轮》成为年度大热歌曲,张碧晨和汪苏泷正是由此搭上了线。“我看过书,也很喜欢这部剧,当时给了我很多歌,让我选一首做《花千骨》的插曲。我有古风情结,小时候喜欢泡在网上玩网配,找古筝曲子配上词,所以一直想唱一首古风的歌,于是选了《年轮》。当你非常好地完成一项工作后,客户就会觉得你不错,再有好的机会就推荐你,所以就又有了《微微一笑很倾城》的插曲《下一秒》,这是一首很甜的歌,让我很崩溃。后来知道是汪苏泷写的,还在录音棚跟他吐槽。我的人格中没有很甜美的部分,我是线条很硬朗的、是刀状的,不是侠女,是侠客!”在一众自己演唱的影视主题曲中,张碧晨对《诛仙青云志》的片尾曲《时光笔墨》颇为满意,“它不同于一般形式的五声调式,很特别,而且是国外作曲人的作品,合作机会难得。”

除了不太喜欢太甜美的曲风,张碧晨在其他方面也非常排斥“甜美”,而她的粉丝对偶像的性格了如指掌,直接称其为“晨哥”。“比赛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我比较文静,毕竟出镜的机会也不多,对我的了解是片面的,在后来的各种接机、送机、落地活动中,从我的穿衣打扮到说话方式,大家知道了我根本不是电视上的那种样子,所以‘晨哥’这个绰号就慢慢叫起来了。”张碧晨称自己从小就是男孩子一样行动风风火火,不论坐姿还是行动都特别随意,妈妈只能给自己买裤子穿,“所以现在我私底下也从来不穿裙子,都是裤子。以前家里换矿泉水都是我,现在我也都是可以做的,只不过身边工作人员心疼我,他们不让做罢了。我还会帮身边的女朋友们拧瓶盖,男友力爆发,我就是我所有女性朋友的男朋友。”张碧晨认真地称自己将来找男友,她来负责男友力,对方负责甜美可爱。

不会讲话 不想定位

12月10日,张碧晨将在工体馆举办名为“自饰”的演唱会,这是华语音乐圈的标志性场馆,很多人出道五、六年甚至更长才有机会在工体馆开唱,出道两年的张碧晨毫不掩饰地说自己是硬着头皮登上这个舞台的。“在工体馆开唱是一波三折,最早要在北展开,但北展档期已经满了,后来说去工体做剧场版,也是2000多人,但流程上推迟了,演唱会又要重新敲档期,工体12月10日有场地,但只有5000人的规格,这个不能改,所以最终就硬着头皮做了一个5000多人的演唱会。”除了舞台本身的压力,张碧晨还担心很多事情,“刚开始担心票房,能有人来看吗,还得花钱,我也不愿意看演唱会,在家听歌不好吗,再说网上现在也能看了;连续唱两个小时不停,体能上是很大的挑战,而且我不是一个很健谈的人,不太会讲让人感动或开心的话,这么多人来了真的冷场就太可怕了,我甚至想要不要找个主持人;有这么多歌要背词,几乎每次直播现场我都会忘词,脑子里会出现突然的空白。”而随着演唱会的临近,张碧晨突然想开了,“这些都不重要,这是一件我很想做的事情,从我自身出发,只要完成它,就是我人生中非常美好的一部分,别的我不需要考虑。跟我性格有关,我不是一个很重结果的人,我希望我的人生过得轻松一点,着急一天也是要过,还是要做很多事情,干吗不放松。我会有较真的时候,我也会选择退一步海阔天空,不钻牛角尖。”

演唱会的同名主题曲《自饰者》将收录在张碧晨即将发行的新专辑中,“在我眼里,‘自饰’是一个很有态度的名字,是自己定义、装饰、展现、塑性自己,告诉大家我是什么样子。”但张碧晨所说的定义不等于定位,“讲定位还有点早。我并没有想过我在歌坛上将会有什么位置,如果想好了,就要照着剧本演我的人生了,我想顺其自然地过好每一天,遵从内心的想法。”

不怕改变 不惧负面

“我是一个挺拧巴的人,性格中有独立自主的一面,但也有比较软弱需要依靠的一面,我很愿意主导自己的人生,给自己做决定,但有的时候一些事情又希望得到身边的支持,帮我拿个主意。”从小就喜欢音乐的张碧晨在高考时听了家人的意见放弃音乐,考入天津外国语大学法语专业,但后来又很有主见地放弃了去法国留学的机会而去韩国做练习生,穿插完成了乖乖女和叛逆女孩两种模式。在参加《中国好声音》之前,张碧晨曾有将近一年的时间在韩国当练习生,再提起当年那段日子,张碧晨几乎已经忘记了身体上的辛苦,她称工作节奏快等这些具体层面的东西韩国练习生也要面对,“最困难的是语言和文化,要融入一个新的文化氛围很难,必须收起棱角,改变自己适应周围,调整为人处世的方式目的是完成更想做的事情,不想被淘汰必须要牺牲,虽然这是我很讨厌的东西。”张碧晨最初去到韩国只会讲“你好、谢谢、再见”,而现在她可以流利地和一个韩国人谈天说地,“我的韩语没有语法,韩国人也知道我是错的,但他们听得懂。”

成名是柄双刃剑,韩国归来、好声音夺冠并不意味着张碧晨的星途一帆风顺,在唱歌做音乐的同时,她也要面对各种外在的负能量压力,比如一开始有人质疑她夺冠有黑幕。“刚开始看生气,但生一个小时气相当于熬六个小时的夜,不必在意跟你没有关系的人,每天事情很多,哪有时间关心别人骂了我什么。现在是看到了也无所谓,我每天过得很充实,有很多阳光开心的事情去做,相对灰暗的事情影响不到我。”张碧晨兴致勃勃地称自己最近迷上了下围棋,“我以前爱下象棋,最近下载了一个棋盘游戏,里边有围棋,试了试发现这是一门深学问,就开始沉迷,想搞出名堂来,只不过我还没搞清楚数目的方法,到最后怎么算,明明觉得我的子比较多,但为什么电脑赢了,最近打算找一个老师系统学习。”说到象棋水平,张碧晨终于露出冠军应该有的傲娇表情,“我小时候跟着爷爷学象棋,他下得非常好,最近在找回象棋的感觉,杀一个会下象棋的人应该没什么难的。”北京晨报记者 王琳

(责编:欧兴荣、陈苑)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环球科技网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,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。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、名益权等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尽快妥善处理。

相关文章